重大科研基础设施开放运行模式分析

2016年8月17日

国家重大科研基础设施是指由国家财政资金进行较大规模的投入,同时通过较长时间工程建设完成,建成后需长期稳定运行和持续开展科学技术活动,以实现重要科学技术或公益服务目标的重大科学研究系统。重大科研基础设施是国家创新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国家综合科技实力的重要标志,也是未来科技竞争的重要支撑。

根据国家重大科研基础设施专项调查结果,截至2015年底,我国建设在1年以上,投资在5000万以上的国家重大科研基础设施共58项,其中已建成验收的44项(包括保密设施2项),正在建设的14项。目前,已建设验收的42项重大科研基础设施(2项保密设施除外)中,专用类设施的为21项,通用类设施为21项,覆盖粒子物理与核物理、天文学、地球系统与环境科学、生命科学、能源科学和材料科学等更多领域。目前我国重大科研基础设施集聚效应已经初步显现,北京、上海、合肥等地区已初步形成学科领域相对集中、布局比较合理的重大科研究基础设施集聚态势。重大科研基础设施的开放运行是实现重大创新突破的过程,设施开放共享模式的创新,有效提高了重大科研基础设施的利用效率。

1.结合设施特点进行分类管理和开放。按照开放运行特点,重大科研基础设施可以划分为通用和专用两种类型。专用类重大科研基础设施指为特定学科领域的重大科学技术目标建设的专用研究设施。专用类重大科研基础设施的开放服务更多是提供必要实验基础条件进行专项科研突破,科研团队围绕某一个领域的研究课题开展合作研究和技术攻关,开放服务方式更多是内部开放,课题参与人员的通过共用设施分享研究成果。而通用类重大科研基础设施指为多学科领域的基础研究、应用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服务的公用实验设施。通用类重大科研基础设施多以服务更多领域的科研人员为主,共享的方式多为外部有偿或无偿共享方式,如对外提供观测工具、共享运行数据库等。两者开放服务特点不同,应进行分类管理。

2.完备的组织管理体系保障开放运行。为保障重大科研基础设施的高效运行,大部分设施依托单位结合设施实际,制订了全面、详细的开放运行制度,形成了完备的管理体系。科研设施的运行管理体系涵盖了设施运行全过程的各个环节,通常包括课题管理、设施开放管理、用户管理、实验操作管理、仪器设备管理等。稳态强磁场实验装置所在单位中国科学院强磁场科学中心制定了《SHMFF实验及用户管理办法》、《强磁场实验装置(稳态)基本运行经费管理办法》、《实验室安全管理规定》和《强磁场中心合同管理办法》,保障设施开放运行与管理。国家蛋白质科学研究设施结合设施运行的具体情况,制定了《国家蛋白质科学研究(上海)设施基本运行费管理办法(试行)》,并据此梳理了从报审、评议、下达、执行、审批与总结决算的各个设施运行费管理流程,为设施有效管理提供了管理制度依据。

3.制定和审核年度使用计划确保设施有效利用。重大科研基础设施更多的是围绕国家重大科技任务,依托国家科技计划项目,产出了大量高水平科研成果。相对于广泛的科研需求而言,重大科研基础设施属于稀缺科技资源。为提高重大科研基础设施利用效率,重大科研基础设施多设有管理委员会、科技委员会和用户委员会。通过委员会方式提前制定设施的使用年度计划,工作中遇到的技术难题,对要开展的课题和使用方进行预先的评估审核,方案经专家论证会论证后方可实施。如合肥光源实验室设立了用户专家委员会,在用户课题遴选、运行开放评估、用户服务以及发展方向等方面发挥建议和监督作用。上海光源每年分两次组织专家对用户申请课题进行评审,根据专家意见落实机时分配计划为用户开展研究工作提供机时和实验条件,并对用户课题执行过程及后续成果反馈进行动态跟踪。为鼓励用户多出成果、出好成果,建立用户成果奖励机制,对取得重要研究成果的用户给予机时奖励。实施重点课题计划,对经过评审确定的重点课题给予优先支持。

4.严格质量控制和内部绩效考核提高运行效率。重大科研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大,运行成本也很高,能否保证运行质量和成果产出效率是管理的核心问题。大部分设施建立了质量控制和考核制度。超导托卡马克核聚变实验装置所在单位中国科学院等离子体物理研究所早已建立全所范围内的完整的质量管理体系,目前已将人员培训计划纳入质量管理体系进行管理和考核。同济大学制定了《同济大学上海地面交通工具风洞中心大型仪器设备开放共享管理办法》,对大型仪器设备的管理使用情况进行年度效益综合考核评价,考核优秀并取得突出成绩的团队和个人,风洞中心给予表彰和奖励,并在后续开放共享等方面给予政策倾斜;考核不合格者,将采取减少经费投入或进行设备调拨等措施,推动设施的开放运行。

5.搭建用户交流平台促进数据开放共享。为更好地开展设施运行服务,部分设施搭建了网络化协同工作平台,将设施重要使用文件、规章制度、数据资料等进行发布,成立专门的用户支持机构,向用户提供各种信息和科学支持。遥感飞机坚持对国内科研单位、高校、企业、地方开放服务的原则,为实现数据资源的合理公用共享,建立了一个包括国家政府部门、科研院所、高校、行业与地方等组成的用户委员会,根据用户的需求开展动态开展服务,全年共获取数据30TB,共享数据20TB。神光II装置开通了外网,2014年12月装置用户信息管理系统正式上线运行,提供机时申请、用户等级、用户成果上报等功能。LAMOST于2012年9月开通网络化协作工作平台,所有望远镜运行情况、观测信息都可以从网络化协作平台中获取。

6.注重产学研合作面向企业用户开放。2014年南海所科考船队加强与科学院系统、国家海洋局系统、部分涉海高校、地方涉海科研单位的交流,同时加强与船舶用户的合作,不断提升国内影响力和自身的运行管理经验及技术。已建成的稳态强磁场装置为西部超导公司、上海维亚生物公司、上海华山医院、安徽省立医院、安医大一附院、美时公司等企事业单位提供了实验测试条件。中国散裂中子源(CSNS)建设过程中充分与广东北斗南方科技有限公司、上海NI东莞分公司、广东北斗南方科技有限公司等企业开展技术交流与合作,提升企业技术水平与国际竞争力,为企业技术研发水平的提升提供了强有力的技术支持,也有力助推了地方科技产业转型升级。

7. 国际合作不断深化设施开放共享。依托重大科研基础设施开展卓有成效的国际合作,积极主动参与欧盟、GSO、GSF等国际组织关于大型研究基础设施开放共享会议,参与制定合作框架。2014年3月24日至4月6日,中国子午工程与美国麻绳理工大学Haystack观测站联合发起了E120°/W60°子午圈国际联合探测。来自美国、日本、南亚、欧洲等国家和地区的共计50多个台站的地基监测设备参加了联合探测,其中包括子午工程的7台光学设备、25台无线电设备。参加联合探测的全体监测设备开展了协调一致的观测活动,获取的数据在子午工程数据中心和Haystack观测站集中存放。我国自主建设的大亚湾中微子实验室,目前已形成由国内外39个单位,约250名科学家参加的国际合作研究队伍。大亚湾中微子项目按照国际惯例成立了国际合作组,制订管理规章,建立合作组委员会,选举产生执行委员会与中、美方发言人。国际科技合作是重大科研基础设施开放服务更为高级、更为广泛的重要体现。

8.加强对实验技术人员培训保障设施运维。重大科研基础设施运行和开放服务离不开高水平人才。大部分设施建立了以技术带头人为核心,各专业、各层次工程技术人才为主体的高水平研发队伍,以及稳定高效的运行维护队伍。国家授时中心科技队伍中有约200余人专门从事时间基准保持和长短波授时发播及其它授时服务工作。托卡马克装置高度重视实验技术人员的培训,每年度均制定详细的人员培训计划,从所内外邀请多位不同领域的专家授课。编写了装置子系统运行规程,要求所有参与运行人员严格按操作规程办事,特别是对新手实行岗前培训,进行安全和基本操作规程训练。新一代厘米—分米波射电日像仪依托单位国家天文台根据科研及工程需要,不定期组织相应的专业培训,同时鼓励技术支撑岗位的有专业技能的职工按国家有关规定外出学习获得专业证书并进行相应年检等有关培训。


相关文档下载:重大科研基础设施开放运行模式分析